你的位置: 首頁 > 陳墨夏輕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墨夏輕雪,陳墨夏輕雪在線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朝三軍下令道:我們率領騎兵緩慢后撤,各留下兩支塘騎隊就近監視,不管敵軍是后退還是前進,他們必須保持陣型,就如同遷徙的羊群時刻要跟緊隊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旦落單就會成為虎狼的獵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支隊伍要穩固陣型容易,但要時刻保持陣型就難了,要隨時注意不露出破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飛虎騎撤退不久,李光弼策馬走出陣型,站在不遠處的山巔上,看到有五六支靈活機動的小股騎兵分布在六花陣的前后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率軍所在的位置距離前方的澠池尚有百里,距離后方的郡城也有百里,無法占據有利地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路行進中必然會遭受敵軍騎兵的時刻監視,這對于他來說等于是進退維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光弼深思熟慮良久后,決定繼續前進,但他并非得了失心瘋,也不是狂妄自大,只是無論前進后退,李嗣業的飛虎騎都會像蒼蠅般盯上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況且他還有一招后手,仆固懷恩率領的七千回紇兵正在敵后對河西軍的輜重炮營進行偷襲,一旦成功斷掉敵軍糧草,他不是沒有取勝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朔方軍穩定前進,為了防止被敵軍襲擊,他命令各軍一日一餐,天黑后再扎營休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命令各軍扎營的時候,也嚴格按照陣型來布置,開挖壕溝扎下木排,防止敵軍來偷營,士兵披甲躺臥時刻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這樣確實可以在進攻中立于不敗之地,但對兵卒的體力卻是極大的消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燕小四得到前方李嗣業的軍令后,立刻停止了行進,將炮營全部扎在了新安縣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瀚海軍和輔兵在此依托縣城扎下營盤,與縣城渾然為一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仆固懷恩率領回紇軍直撲新安,本以為看到到是行進中的河西軍炮營和輜重,沒想到對方卻龜縮了起來,倒讓他狗咬刺猬難以下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懷恩挾雄心壯志而來,怎么可能無功而返,而且手下這些回紇兵也不是他的兵馬,而是他的女婿回紇王子的兵,這一段時間內翁婿之間相處的還算愉快,但仆固懷恩內心眾尷尬也是有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紇自從入中原以來,只是輔佐唐軍打過幾場小仗,并未有在關鍵戰役中取得過關鍵性的勝利,回紇女婿十分想給老丈人長長面子,騎在馬上主動叉手道:父親不必憂慮,我回紇騎兵不止會野戰,還擅長進攻敵軍營寨,我向你保證,日落之前就把這小小的新安縣城拿下來,好讓你回去方便與李司徒交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懷恩本想拒絕,但在腦瓜里印出李光弼孤傲又冷漠的臉,那人雖然不會把內心想法付諸臉上,但對人是否尊重都是看戰績的,他不想初戰就把自己的面子給打沒,只好揮動著馬鞭說道:那就打一下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紇軍為這一句話付出了極大的代價,他們連續三次沖鋒河西軍木排營寨,俱被守在里面的瀚海軍用勁弩射退,燕小四的炮營彈藥已經相當匱乏,但也在回紇騎兵迫近的時候點燃,炮筒中的鐵碎片飛散出去,把敵軍迫近的馬兒推翻在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紇軍連續五次進攻俱敗退而走,段秀實找到機會,帶著瀚海軍騎兵出動進攻,追擊敵軍三十多里,仆固懷恩一路敗退繞過澠池向三門峽撤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敗退途中仆固懷恩并沒有忘記李光弼,但他的老臉實在是沒地擱,只是派一人去向進退兩難的李光弼匯報,并說自己大敗之后已率領回紇軍撤往郡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光弼憤怒地將手中的公文紙張投在地上,大聲道:他老臉沒地擱就可以棄我軍于不顧?他手中握著回紇騎兵獨自逃回郡城,可知我朔方軍上萬弟兄因為他的敗退而陷入困境?周圍將領默不作聲,封常清抬頭看了他一眼,也選擇不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光弼掃了眾人一眼,把心底的怒火壓了下來,和氣地笑著說道:各位不必擔憂,近來雖然我軍不斷受到飛虎騎的襲擾,但整體實力依然強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唐軍后勤輜重和炮營未受到任何損失,我們的進攻已經沒有任何意義,所以及時撤退阻止損失才是當前應該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封常清站在下方暗暗點頭,悄悄松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又麾下一名牙兵說道:你速速跟隨仆固懷恩派來的回紇使節到郡城去找他,告訴他我軍正在緩慢撤退,需要他率靈寶的駐軍和回紇軍前來接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名親兵翻身騎上快馬,跟隨回紇使者迅速朝郡城方向奔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李光弼的身邊只有朔方軍的主力,麾下的騎兵少得可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李嗣業的飛虎騎在附近虎視眈眈,他只能按部就班地緩慢撤退,就如同一個突然闖入森林的旅人,面對周遭的危機四伏,他只能手持武器繃緊神經緩慢后退,只要他出現半點的差錯,周圍的豺狼就會撲上來咬斷他的脖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爭中獵人和獵物的位置時常置換,主動權和被動也經常轉換,軍隊一旦陷入到被動中,想要獲得主動是非常艱難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嗣業只使用小股騎兵對李光弼進行襲擾,其余部隊則牽著馬匹緊追,通常只是近百人騎兵的迫近,就需要數萬大軍列陣嚴防,朔方軍的精力和體力都嚴重透支,仆固懷恩被李光弼當做了最后的救命稻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乾元二年五月三日晌午,李嗣業決定不再做貓和老鼠的游戲,主動率飛虎騎出擊進攻唐軍,他與田珍、白孝德各率一支從三個方向襲擊六花陣,唐軍兵卒一開始以為這還是飛虎騎的小股襲擾,但跟隨百騎后方的千騎奔襲而來,徹底斷絕了他們的希望和幻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,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《盛唐陌刀王》來源: 李光弼命令七軍結成六花陣,中軍位于正中央,六個方陣分布在左右,河西軍無論從哪個方向進攻,中軍都可以用最最快的速度進行支援,所以是攻防兼備的最佳陣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嗣業命令田珍和白孝德提兵從左右兩個方向進攻六花陣型,伺機利用戰馬的沖擊力將唐軍擊潰,李光弼本人頗為擅長穩定陣型,分別朝各方陣下令,敢有退卻逃竄者,后隊殺前隊,中軍殺將帥,擺明了要與河西軍死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左右兩側的方形陣前排擎起盾牌長槍,后十幾排各自操起弓箭,勁弩,朝騎快馬飛撲而來的飛虎騎左翼拋射箭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地址:陳墨夏輕雪來源http://www.676939nn.com/disp/aanhtn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熟老年妇女毛茸茸